万科遭拐卖融创当备胎房企“情感伦理大戏”

  • 时间:
  • 浏览:160

  此次股权交易中,作为绿城大股东之一的香港九龙仓,对股权价格颇有微词,一度投出反对票,但双方的合作开发模式一如以往。

  仅十天后,融创就公告宣布退出对雨润集团的重组,公告解释:需要准备的文件太复杂,太专业,会占用公司大量时间。

  2015年7月开始,宝能系不断举牌万科股权到22.45%,王石直言:宝能系不配当万科大股东。

  作为万科第一大股东的华润态度暧昧,从半推半就,到坐视不管,最后甚至不断否决万科管理层提出的“自救方案”,导致万科与华润公开“反目”。

  2016年6月,据媒体报道,宝万之争已引起高层关注,华润被要求任何行动要预先征得国资委同意。

  随后,双方均在二级市场进行暗中增持,股权争夺愈发激烈,18年10月,融创以0.0002%的优势成为金科第一大股东。

  贾跃亭出走美国后,由孙宏斌担任乐视网300104)董事长,8个月后,孙宏斌抽身离开,宣布辞职。

  双方签约现场,富力突然半路杀出,表示愿意用现金盘下融创并不专精的酒店业务,而此举恰好能缓解万达通过贷款促成交易的压力。

  三方经过协商后,王健林在签约现场做出解释,富力将以六折的价格接手万达酒店资产,其中折价产生的100多亿由融创承担。

  2018年3月,中粮地产000031)披露将收购大悦城64.18%的股份,交易双方经协商,此次交易价格为147.56亿元。

  遭拒的中粮地产并未死心,完善了交易资料后,再次向证监会递交申请,此项交易于当年12月4日获得监管部门首肯。

  在第一期8亿美元已提前支付完毕的情况下,由于FF资金需求较大,要求恒大健康提前支付7亿美元股权款。

  而在恒大健康对付款条件提出异议之后,贾跃亭利用自己的占据多数董事席位的优势,试图将恒大健康踢出局。

  恒大健康发布公告称,对方强行阻止我方财务人员进场进行财务审查,造成我方对合资公司的财务状况无法知悉。

  18年7月,平安受让华夏幸福19.70%的股份,共137.7亿,同时,双方签署的交易协议中含有对赌条款。

  即 2018 年度、2019 年度、2020 年度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分别不低于 114.1亿元、144.8亿元以及180亿元,否则,华夏幸福将对平安资管进行现金补偿。

  吴向东的离职,导致30余人一同“转会” ,华润置地流失多位高管,一位华润置地核心高管曾向身边人如此回应人才流失:“老大要人,我全力支持,毕竟江山是人家打下来的。”

  2019年5月20日,“北京(楼盘)中粮万科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50%股权在北京产权交易所挂牌转让。

  “北京中粮万科”分别由“中粮”和“万科”分别持股50%,也就是说,“中粮”将完全退出这个成立了10年的合营公司。

  据悉,中粮万科旗下的FUNMIX半岛广场项目,从2017年开始一直由印力负责运营,且运营情况良好。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