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文地理谁让珠峰成为“绝命海拔”?

  • 时间:
  • 浏览:63

  66年前的今天,英国登山队的新西兰人爱德蒙·希拉里和尼泊尔的夏尔巴登山向导丹增诺盖登顶珠穆朗玛峰(以下简称珠峰),这是人类第一次站在了世界最高点。与如今的“热闹”相比,五六十年前的珠峰,情景与今日大不相同。

  ▲ 图片截取自电影《绝命海拔》,该电影改编自美国作家乔恩·克拉考尔所著的《进入空气稀薄地带》,故事源自于1996年的真实事件,讲述了由罗布·霍尔和史考特·费雪带队的两支探险队攀登珠峰的故事,不幸的是遇见了特大风暴,他们有8人丧生。

  珠峰也会“堵车”,这件事情让大众诧异。5月22日,有超过200名攀登者在那里排队等待冲顶,许多登山者在海拔8000米的“死亡地带”排队3小时。

  据尼泊尔政府部门的统计,由于等候时间过长,消耗体力过多,加之高寒和缺氧,仅5月23日就有3名登山者在珠峰丧生,迄今已有14人死亡,另有3人失踪,而这只是五月的数据。

  珠峰又再一次因为过分“热闹”频频上了热搜,算上向导,预计今年会有近1000人攀登珠峰,甚至已有近200人成功登顶,其实,这样的拥堵早已不是第一次发生。

  从19世纪末开始,尼泊尔夏尔巴人成为西方登山探险家在超高海拔的协作。尼泊尔1952年开始对西方正式开放山峰,之后近30年,西方登山者都集中在此。整个1950年代是各国登峰的荣誉竞争;70年代西方登山转向个人英雄主义年代,更关注登山者自身的攀登能力和个人梦想。

  1993年前后,出现了珠峰的商业攀登,夏尔巴人作为职业高山向导和协作正式出现了,至今,全世界已经有6600余人次登顶了珠峰。其中,仅有500人次是自主攀登的,大部分人都是被商业登山公司送上去的。

  其实在户外圈,珠峰的商业化问题早已被关注多年。马克·詹金斯在美国《国家地理》杂志2013年第6期里,以个人的角度讲述了他在珠峰登山者大本营看到的混乱场面,一具具尸体、大量的厨余垃圾、周围众多的帐篷,这样的环境让他感到惊讶。“这里只有一半的人有攀登这座山的经历,没有经验的这一半人最有可能死亡。“夏尔巴人向导说到。是无知杀死了他们而不是自然。更多的问题发生在尼泊尔一侧。

  “我们没必要把商业登山者英雄主义化,这是一种因个人能力不足,而用金钱换取他人能力支持的行为。”现任西藏户外协会常务理事十一郎说道,“现在很多登高山的人,既不是征服大自然,也不是挑战自我,而是刷存在感,就为了证明自己与众不同。这部分人他们不懂山、只是想站在山顶。当自己没有能力照顾好自己的时候,就根本没有能力再照顾人类道德该做的事情。”

  如今在尼泊尔珠峰南坡这一侧,已经形成了多年的商业登山运作模式,有尼泊尔本土注册的探险公司和西方探险公司两类,他们招揽客户,组织服务者,也都有自己的夏尔巴服务团队。夏尔巴人为登山者提供修路、搭建营地、路线设置、设备运输、氧气以及所有必要的服务,按照一对一的服务标准,这些公司会收取每个人数万美元的费用。

  商业登山的确帮助了一些人完成登顶世界最高峰的梦想,改善了夏尔巴人的生活,但更多负面的影响早已悄然而至。

  ▲2015年4月25日,尼泊尔8.1级地震引发珠峰朗玛峰雪崩,冲击珠峰南坡大本营。图/视觉中国

  登山领域的向导不仅仅是一个职业,还包括一整套的认证体系,不过,在尼泊尔,登山是一种谋生手段,并没有建立一个很严密的考核体制。在西方,向导的考核非常严格,甚至有人用7-8年的时间才能拿到资格。而对于夏尔巴人来说,他们最主要的能力就来自于他们在高山上的活动能力。

  对于商业登山的客户来说,无论你选择从中国一侧的北坡还是尼泊尔的南坡上山,相似的地方是,大家没有能力摆脱线路绳上山,而上山的线路绳只有一条。尼泊尔对于登山客户没有能力进行严格审查,无论你是否有登山经验和资质,交够钱就可以上山。“参加铁人三项赛要符合条件攀登世界上最高的山峰却不需要?不觉得这里面有什么不对劲吗?”著名的珠峰年代史家、登山专家艾伦·阿尼特(Alan Arnette)表态。

  ▲ “希拉里台阶”是登顶珠峰的最后一关。这段珠峰东南侧岩石断面因新西兰登山家埃德蒙·希拉里得名。图/视觉中国

  西方探险公司曾经主导了商业登山市场,而西方的登山文化对客户是种保障,对登山对人有严格的执行标准。近几年夏尔巴人不满足于只做向导,开始成立登山公司,虽然体系不成熟,但相对低廉很多的价格吸引了很多人,并挤走了很多西方公司。

  在多家西方媒体和户外人士看来,尼泊尔相关政府部门发放了过多的登山许可证(今年的尼泊尔颁发了381张,相较于前年多颁发了近100张,而每多一个人,对于珠峰来说便多了一份压力)、他们不遵守商业规则、同时也拒绝了自我革新,酿成了今天的局面。(综合美国国家地理杂志、DelDelhi Post、纽约中文时报等媒体观点)

  ▲2015年4月26日,尼泊尔8.1级地震致珠穆朗玛峰发生雪崩,救援队前往事发地进行救援。图/视觉中国

  夏尔巴人语言及文化也与登山者之间有着隔阂,甚至很多登山客户并不信任他们的建议,选择强行上爬,最后变成人祸。

  夏尔巴人需要钱,尼泊尔政府需要这笔收入,人类有欲望需要满足,这其中没有人能为改变现状做什么。

  ▲2014年4月19日,尼泊尔,前些日珠穆朗玛峰发生雪崩,救援人员乘坐救援直升机前往珠峰搜寻三名失踪的夏尔巴人。图/视觉中国

  十一郎则是对整个商业登山环境表示忧虑:“我其实特别忧虑这些只玩商业登山的登山者,我忧虑的是,某一天,当他自己面对一座大山时,会抓瞎,但因此能清醒地看待自己也好。最怕的是,靠商业登几座山后开始狂妄,日后再带别人登山,就会误导别人。商业登山里队员的关系,也比较异化,会有社会上的勾心斗角。自私的欲望和人性在此展现,珠峰变成一面照妖镜,与此同时也并不是每个夏尔巴人都是合格的登山向导,之前就有向导用完了客户的氧气的现象。”而这两点都与曾经的登山精神背道而驰。

  商业道德在失守、攀登者人群在变化,与此同时媒体也在失去某些标准。去年的珠峰垃圾事件传播沸沸扬扬的帖子中,绝大部分图片拍摄地点都不是珠峰,而游客大本营和登山大本营的概念也被这些报道混淆了。“而且比如氧气罐,我认为严格来讲并不算是垃圾,这些氧气罐最终会被带下山,一个用过的氧气罐价值100美金”。十一郎对于珠峰垃圾这样看待。同时,他提出问题,当为了带下一具死尸,再次上山冒着死亡更多人的风险,你会如何做决断?

  登山者到底对环境造成对危害如何?有人认为登山是一定会对大自然产生负面影响的,但相对来讲这样的危害远小于修路、建立水电站核电站,并且利用新的办法,可以减少对于自然的损害,这也是登山者的道德准则。

  ▲ 33岁的新西兰登山运动员埃德蒙·希拉里和他的夏尔巴登山向导丹增诺尔盖成功登上了山顶,代表人类第一次站在了世界最高点。图/couriermail

  2019春季登山季从4月14日开始,截止2019年5月24日下午,8000米级死亡失踪人数达到18人,其中包括2名杰出的国际高山向导。其中一名死者是55岁美国男子卡什,他对儿子的遗言是︰“我对登上珠峰感到非常幸福。”

  对于如今大多人来说,珠峰是一座奖杯;对于自主攀登的人来说,攀登的原因和乐趣则更加丰满,有登顶的喜悦、有看见独特的景观,发自内心的震撼和惊呼、有通过团队协作,完成了不能完成的任务所带来的团队感、有曾经登不上的高度,通过努力和克服困难达成目标时有自我满足感。

  十一郎回忆起他在珠峰6km,等待队友时听Queen乐队的音乐时的感受,仍兴奋不已,大笑出来。“自然是不可能征服的,真正热爱户外的人,从来没有想过要征服自然。”

  攀登珠峰好似谈恋爱,这份快感如同你喜欢的人出现在你面前时的喜悦,你无法向他人解释,只有你自己能get到。

  我想起了曾经两次摘得登山界奥斯卡奖“金冰镐”的英国著名登山家米克·福勒,与选择攀登珠峰的人不同,他更喜欢攀登海拔6000米-7000米的山峰,这对他来说是一个比较舒服的高度,也更符合他对登山的志趣所在。

  而7000米以上的山,他认为,这需要更多的技术训练,给自己的压力更大,毕竟,“我出去登山是享受假期而不是玩命”。

  到目前为止,人类已经通过19条不同的路线到达了珠峰的顶点,其中两条传统路线已经成为成熟的商业路线条则由各路登山者在不同时点分别贯通。珠峰,既是用来登顶的,也是用来攀登的,具有传统登山精神的登山者们一直在努力寻找它的不同侧面。——引自新京报《通往珠穆朗玛峰的19条线路》

猜你喜欢